申博sunbet开户 申博sunbet开户

中国应不应该介入中东事务?

[box]欧亚连线:每週三出刊,欧洲与中东政治与经济观察评论。本专栏在欧洲部分将分析欧盟、欧债和欧洲各国家外交政策议;中东部分则专注阿拉伯之春后阿拉伯世界发展,以及中东诸国的国际关係。欧亚连线将视野拉大、拉远、拉长。从伦敦,布鲁塞尔,开罗,伊斯坦堡,杜拜等地,拉上无数条到台北的视野连线。专栏作者张育轩目前负笈伦敦,路易为在地台北。[/box]文/张育轩  伦敦大学学院(UCL)政治理论硕士

阿拉伯之春之后中东地区显得格外纷乱,这股浪潮席捲了这个地区的数个国家。除了街头抗议,政权更替,内战等等,我们还看到安理会的美国、英国、法国还有俄罗斯等忙进忙出,从金援到禁航区,干预方式五花八门。

这些大国的外交折冲在叙利亚问题上展现地淋漓尽致,美国拉着英法本来要对叙利亚来一次惩罚性的导弹攻击,以惩罚叙利亚政府(据信)在八月时用化学武器杀害平民一千多人。而俄罗斯则力抗这个决定,随后拉着叙利亚外长提议销毁自己境内所有化学武器,英美法一看欣然同意,这场外交大戏在诺贝尔颁奖给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下暂时划下句点。

中国应不应该介入中东事务?

From Wikipedia

不过中国呢?中国也是应该负起世界性安全责任的常任理事国不是吗?

中国在这场外交盛会中完全缺席,除了在安理会跟着俄罗斯否决一切针对叙利亚的决议案,剩下就是发表空洞的声明:支持国际社会和平解决,鼓励政治对话,欢迎叙利亚签署协议。类似的官方声明从谁的口中说出来都一样。中国在中东可谓推行着没有政策的政策(No policy’s policy)。

不过这样没什幺好奇怪的,因为中国长期以来奉行着不干涉原则的金科玉律,除了自家门前的安全问题,远方的纷扰从来看不太到中国人的身影。不过与其说是中国相信不干涉的道德更重要,更贴切的说中国不太在乎远方的纷纷扰扰,以及太忙。

当年一位埃及记者在採访时问江泽民,中国是否能在中东冲突中扮演某种角色时。

江泽民无比坦白地回答:We are too busy with our economy.

中国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主任韩磊(Paul Haenle)十月初便撰文遗憾中国错失一个展现自身影响力的好机会,并敦促中国政府认识到自己身为全球性大国,下次再有冲突的话,应该站出来调解,否则最终会危及自己的利益。

笔者认为不然,中国目前无力也无意插手中东事务。

韩磊首先论道,如果中国容忍叙利亚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幺同理朝鲜也可以拥有核子武器。这样的忧虑有其道理,不过叙利亚不太依赖中国,而朝鲜高度依赖中国。即使中国在这件事情上言行不一,朝鲜难道可以我行我素吗?

第二个论点是国家利益。中国从中东进口石油的数量节节上升,截止目前为止中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数量是进口总量的60%。能源需求的背后便需要政治安定,而美国的进口量却相对地逐年下降,这在未来可能会降低在此地区的兴趣。这个论点有点似是而非。随着中国的经济利益越来越庞大,这是否意味着中国也需要介入南美或者欧洲的事务来维持其地区稳定?

最后一个论点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正从叙利亚蔓延开来,极有可能扩展到新疆地区,而中国介入中东可以从源头处理这个问题。笔者对此保持怀疑,毕竟美国正在进行这样的努力,不过事实上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并没有因此减少。

从上述三点看来,中国并没有强而有力的理由介入中东地区,更何况中国不似美国,在中东有任何坚实的盟友可以作为支点。而且中国仍然花费主要心力在经济上面,江泽民那句话到今天依然有用。

然而更深层的问题在于,中国对于世界秩序根本没有一套自己的论述和规划。儘管中国的经济规模是世界级的,其思想和战略基本上还维持邓小平的韬光养晦,也就是专心自己的发展,在国际事务上保持低调。儘管有些学者试图提出一些理论,其理论大体上还留在学术界或者民间,没有进入到政府政策里面。因此在缺乏信念或是思想指导的情况之下,中国最好还是不要去淌中东的浑水。

参考资料

英国金融时报: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错失良机

江泽民的话引用自张翠容,中东现场,马可孛罗文化出版。

申博sunbet开户|菲律宾申慱登录网址|鹿泉新闻网|网站地图